忍者ブログ

卵繭布団

NESTLING BED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要麼做,要麼死,要麼做死——「紅色天井艷妖綺譚~藍丸捕物帳~」鏡丞線有感(ネタあり)

首先想說,萌冷門是頑症,改不了也不想改。第一部的時候就對今日丞線最在意,翻翻幾年前的勃,那個時候就開始聊小感想了。這次終於拿到了有瘟痘死系統的機器,裝上捕物帳就先跑了鏡丞線,也只跑了鏡丞線,跑完了虐到半夜三點半起夜⋯⋯

4aca6bf7.jpeg

鏡丞大人是個什麼樣的人物?!那真真是超含金量不摻水的優質高富帥,軍二代旗本次男,文武雙全百毒不侵,溫柔正直老少咸宜,作為人來講被塑造得過於完美,在紅天裡算得上是硬貨男神了。第一部裡他對攔馬路由友人變成戀人,太過四平八穩的性格不覺令人略感無聊,誰想濕場卻把攔馬路攪得七葷八素人不人妖不妖,這算是完成了一個紳士該有的行徑了。情感上鏡丞對攔馬路採取的是不驕縱不寵溺的平等態度,是一種成熟的不溫不火舉案齊眉式的相處方式。思想上是典型的傳統守舊,對應他身上的古典美德,強烈的責任感令他不會有任何非保守的打法出現,永遠的以不變應萬變,所以他才會被攔馬路那種放蕩不羈健氣可愛所吸引。
 
相戀相愛都不算問題,相處相守才是最難的。到了第二部捕物帳的時候,兩個人的感情就發展為公主和王子過上幸福生活以後的故事走向,問題是,一個是人,一個是妖(半個);一個活80年,一個活400年;我死了,你又不知道被誰操了。這個問題一直困擾鏡丞大人久久不能揮去,一想到這個就坐立難安。在兩人去雙子山調查天狗捋走小孩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往生後沒有上天國的小泥孩,就是群眾口中的“冤魂”,鏡丞大人邪不壓正,人鬼同吃,帶著小孩子照玩不誤。其實這是給自己攢RP呢,淨化了這孩子保不齊能多得幾年陽壽。攔馬路看不慣他和這個不乾淨的東西在一起,談到生死,戳到了鏡丞大人的死穴,你死不了,那我就讓你模擬瀕死的體驗。(愛馬那個濕場看死人了~)因為鏡丞大人的功勞,攔馬路漸漸發現小泥孩身上的泥越來越薄。。到了天狗祭奠的節日那天,小泥孩終於有資格坐上天狗的船被送到他該去的地方,臨走前告訴鏡丞大人,宗也的靈魂他一直帶著呢。另一個走向是泥孩子雖然沒能坐上船,卻也告訴他宗也的靈魂不曾丟棄,隨後鏡丞的妹妹寫信給他說自己懷孕了,由此鏡丞便聯想到宗也的靈魂轉世到那個孩子身上也說不定⋯⋯(此處可能有誤,日白無責任腦補。)不管怎樣,那個泥孩子的事都給了鏡丞大人新的認識,攔馬路也安慰他正是因為人的壽命短,才有了“忘卻”這個技能,好讓自己在短暫的生命中可以接受無數的新生活,但妖就不會,之前所發生的事會記一輩子。鏡丞大人也終於懂得了及時行樂的道理,於是便拋開了死亡的陰影開始“精一杯”地與攔馬路度過餘生。
 
以上目測是GE結局,下面說說BE,其實一直都很費解鏡丞大人線到底那個才算是BE。雙子山上兩人沒有遇到天狗鷹比佐,而是在外圍碰到結界令鏡丞沾染到了不乾淨的東西,那個時候鏡丞大人不曉得腦子哪根筋搭錯了在鳥居下調戲攔馬路。回家後他去了趟妹妹那裡,身上帶著的邪氣就傳給了妹妹。回來以後就神情恍惚整日吵著要壞壞,好像今日不做明日就死,甚至拿出了當天狗的弟弟研製的魔界媚藥,這玩意兒跟普通媚藥比對妖更管用,把攔馬路伺候得欲仙欲死。第二天就聽說妹妹被妖怪附身病情加重,趕去發現妹妹把一個鬼魂當成了宗也,這下鏡丞大人忍不了了,當場拔刀斬了惡靈,跑去宗也的墓前反省,從此後便看開了生死。回家第一件事兒就是立遺囑辦身後事,樓上那幾間祖產留給弟弟妹妹,樓下那幾間房子留給攔馬路,哦對了,攔馬路你得記得給我掃墓上香,可是估計你干不來這事兒,算了還是囑咐給雷王吧⋯⋯(我草鏡丞大人乃敢再封建地主思想些嗎!
 
回想起第一部的遊戲抓今日丞編「秘め雪」裡,大晦日當晚鏡丞大人就因感慨自己的壽命太短而要讓攔馬路用身體來記住自己,當時聽得人真替他不值,別圖別的了能做就多做做吧,等到攔馬路成了四百歲的老屁眼兒,還能記得被誰操過呢⋯⋯
 
正所謂生死由命富貴在天,人心不足蛇吞象。如鏡丞大人那般有生之年選擇了超簡單生存模式又開各種buff的人物都在問天狗尋求長生不老藥,你我這樣的螻蟻屌絲,多吃一口西蘭花兒都怕變成綠巨人,何苦來。


 
PR

BL本ファンへ100の質問

大概。

世間。

會做這種蛋疼問卷的腐得不能再腐了的人間。

沒有了吧。。。

朱斯蒂娜,請多關照~——小說《秘蜜》讀後感

首先要表明,這本小說應該是只有變態才會花錢買來看的。關鍵詞請自帶屏蔽設備:電車癡漢+三屁+性奴+羞恥play+軟性SM+高級俱樂部……

本人是被朝南老濕的美圖所吸引的變態,表紙瞬殺,英一桑那樣看着人家,怎好不掏錢……

 




 









 




先來捏他芭蕾。↓


 

秘蜜 序【小說翻譯】



第一次嘗試翻譯濃小說,就咱這水平……
(不誇張講,序字數雖然沒多少,翻完了發現中文完全不會用了呵呵……

總結幾點心得,以便日後再接再厲。

1、日白有個最大的好處,遇到看不懂的地方完全可以憑藉腦內來補完。
2、信達雅是浮雲,有愛比天大。
3、本着遇到困難查字典但堅決不機翻的總則,翻完了發現還不如機翻的像人話。
4、除了擼衣以外不需要對任何人負責,因為除了擼衣以外沒有任何人跟俺講過會對俺負責。
5、每每想要放棄翻不下去的時候就會合上書頁深情地凝視表紙上的兩隻攻君,乃們是俺的動力,各種意義上的~
6、最後想說,今年還是打算考N1試試,反正花一樣的錢,受一樣的罪。



碟評又不是文藝創作!

有兩年多沒寫碟了⋯⋯

回頭看看自己攢的那些豆列,蛋就會刺痛。
小白是沒有錯的,高H是沒有錯的,狗血是沒有錯的,情操是沒有錯的。
錯的是用年齡限來分類。
誰說朗読CD和DJCD就一定是全年齡向的了?!
如果可以的話,願爲那些條目打上這樣的標籤:

“タナトスの双子 1912/1917”
tag:俄國大革命、三角戀、亂世佳人、渣攻必須死、海外劇場十點檔⋯⋯

“愛だろ、愛!!-山田ユギバンブーセレクションCD-”
tag:妹控有、老菊花也有春天、阿良15歲、伊藤健太郎的媽媽桑、千萬別聽第二部⋯⋯

“COLD SLEEP”、“COLD LIGHT”、“COLD FEVER”
tag:変格派、剪雞雞、拍照片烤蛋糕行行出狀元、疲勞駕駛害死人、民工討薪富二代當便器⋯⋯

“窮鼠はチーズの夢を見る”、“俎上の鯉は二度跳ねる”
tag:賤攻渣受、今ヶ瀬語錄、大娘們兒唧唧、豆瓣電台、有逼不操大逆不道⋯⋯

“若草物語 ―紙ヒコーキに乗って―”
tag:性転換、little women、Beth沒有屎、大家來學女性用語、FT才是本體……
 
“週刊添い寝CDシリーズ”
tag:黑蝴蝶謀財害命、失眠症禁止、數羊弱爆了、3D立體聲高科技、周邊有抱枕……
 
“感応時間3~黒つるばみの監獄~”
tag:真•18R、工口鳥、西斯塔出門忘記帶節操、吸ってー吐いてー、言葉攻め……

“桃ダイ6・桃色吐息”
tag:ピッタシ!アンアン、シングルプレー、SEです、腰動、本当にいらない……

日常,so long


偷個懶,貼點腐塔利亞同人本截圖。其實不是回回都在偷懶麼……

本子看多了能挑出幾個特別有印象的還真是不容易,中意的CP更是少見。每天都看到各種以眉毛子作為主角的本子,就如同每天必喝的English breakfast tea一樣,要是不在壞掉之前喝光會覺得可惜,可是天天喝必然要惡心……好吧以後上圖都不廢那麼多話了,説得越多越像是沒話找話。

987b528a.jpg
這樣的露立很常見。“花冠”

0e847bd5.jpg
這樣的旦那不太常見。“Strawberry Field 前編”

parade.jpg
這樣的法叔的確不常見。“parade”

Nero_Solarium.jpg
這樣的子分真想要常見。“NERO:SOLARIUM”

domino.jpg
這樣的ほんわか一家還算是常見。“domino”

DLAC.jpg
這樣的北米常見嗎?“DLAC”

号外:やっと戻って来ました!o(≧o≦)o

「ああ神様よ
この喜びをどうやってあなたに感謝すればいいのでしょうか...!」


“ねる記(仮)"
 
今でも信じられないて、なんか不思議な感じですね〜
 
元気でよかった!無事でよかった!
 
やっぱりあなたがいないと死ぬほど寂しいです。。。
 
今度からずっと側にいるのですから、約束してください!
 

でも そんなんじゃ だめ~ もう そんなんじゃ ほら~

説好不提你口你口的,不由得又要把從前那些陳芝麻爛谷子掃出來熬它一鍋黏糊糊的稀粥……

 
正説著,剛被你口踢出來,想聽個「鳥海浩輔・安元洋貴 今夜は眠らせない…禁断生ラジオ」越來越難,就算沒有niceboat進了場也不停地被要求白金登錄,這是追著打著要錢。生放從來都不屬於普通用戶,門檻外徘徊,估計是真的沒人像小鳥那樣懷念俺們光榮偉大正確華麗麗的藝術家翻唱家女王花內露了。
 
毎當想起花內露心都要疼上好半天。替歌出身,從一名男性店員素人唱見成長為関西女王,期間定是愉悅大於艱辛的,雖說比起阿蘇K和嘔吐物等唱見來,他的音域、音准方面都不夠拔尖(曾被人叫做“劣化版Re:”),但其魔性魅惑的音色有種特殊的表現力。唱自己愛唱的歌兒,還有大批聽眾追捧,做個小小的紅人兒未嘗不是件樂事。只是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人怕出名豬怕壯,建了組錄了磚,一開面搓了堆兒,免不了有個把子瘋狂出位的斯托卡粉兒。人家會説,個追星族就嚇得引退也太沒起子了吧喂?乃道是女王心思纖弱弱不禁風風中凌亂不能,哪知此間必有隱情。
 

你口你口人稱2.75次元,V家U組P桑唱見,玩味的就是這亦真亦幻的感覺。聲音的萌化是核心,美聲妙嗓不腐不好賣,若非如此也不會有那經典的“寢下呂企画”了。當年花內露清麗的高音略帶腹黑氣質,而嘔吐物沙啞又地味一腔熱血,女王配忠犬,不羨仙。賣腐不是嫌疑,賣腐是噱頭,若非二人有心如此便是幕後推手策劃點撥。企画的大人氣也令你口看到了商機。世間再沒有比腐女子兜裡的票子更好賺的錢了,東有蛇栗,西有寢下呂,加上禿子、阿蘇K,全都塑造成或彎或曖昧的大帥哥,搶錢到手抽。只是這些唱見並非撲落,沒有專業的經紀機構替他們做統籌,你口說到底不過是個網站,當時並沒有想到包養這群唱見簽長期合同,而唱見們也是玩票居多,大部分都有自己的主業營生,合作出磚了以後便剩下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唱見們人前紅火,回家後也要吃飯睡覺交水電費,與常人無異。花內露在一眾唱見中聲線最顯嬌媚冷艷,最是吸引下盤不穩的腐女子,便有那色膽包天缺乏自制的癡女對俺們內露糖進行各種尾行研究,以至追蹤騷擾到恐嚇的地步。表面上看花內露是被變態追星族嚇退的,但在其引退聲明中除了提及此事以外還另有原因,言辭之間頗為閃爍,令人生疑猜測不已。是與合作方交流不善還是相手間不愉快不得而知,突然發表聲明說要人間蒸發,歌也不唱了網也不上了,在你口上不大不小的事業也就此丟棄,除了讓粉兒們扼腕惋惜還真的是驚到民那了呢!若是換作天朝,那怕是嗅到一點鋼镚兒的味兒都會有大批所謂業界人士一擁而上,花內露或許早被包裝成家喻戶曉的炸子雞,經紀團隊巴不得多出幾個“JBF”事件。無論其顏是否可觀,造型師們會想辦法讓他出現在各種媒體上,沒准還會出現在蘇打餅干、方便面等消費品的外包裝上。對外宣傳有個人主站,官方微博,粉兒們才不會有近距離接觸他的機會,只會在論壇貼吧上為了到底是“寢下呂”還是“阿蘇內露”掐西皮打嘴仗,狗仔隊轉拍他和男人拖手吃飯的照片,經紀公司也會有計劃地讓他陷入XX門神馬的……雖然這些都是小鳥腦內的臆想,但天朝的文藝機制就是有辦法把實力派炒成偶像派,炒星炒到爛,所以說花內露生在想甩手便甩手的霓虹未嘗不是件幸事了。
 
2d2d482d.png

放眼今時今日,你口和唱見之間的關系也愈加撲落,各類大會議以便托,唱見有了更多的“露臉”演出的機會,西皮也不再固定,人頭混得好的就有“各種下呂”,誰想自由地散德行解放天性也可如禿子般生出來,出磚也不是神馬困難的事了,不曉得花內露看到這種熱火朝天的場面會作何感想,會不會也有心癢想要復出的打算呢?或許俺們再也盼不到內露糖出山的那一天了,另一個方面講,他的唱見形象也不會被破壞了,小鳥只希望他現在可以唱喜愛的歌兒做愛做的事就OK了~

The Loose Monk Spore

閑得不曉得怎麼辦好,換了個黃不拉唧的板子,一口氣多更更勃,也算是對得起二次元對小鳥多年來的栽培~

小鳥的童年是不真實的,陪伴在身邊的不是兩親而是太陽公公,所幸上蒼眷顧天可憐見,雖與他人的成長軌跡有誤差,但還算歪瓜裂棗得不是太離譜。待小鳥開了眼明了世事,兩親也重回小鳥身邊,生活便正常到無聊得發毛,再也沒有機會唱“Heaven knows I'm miserable now~”了……正如,到便宜坊吃烤鴨子的,任人都喝得起鴨架子熬白菜,但總歸還是要問人家服務員一句,您這兒送湯麼?要説國人缺乏情趣,那是因為與其坐等驚喜出現不如親口吩咐來的殺必死實在,話説回來討要來的殺必死能叫殺必死麼?!到頭來服務員會回答,湯是有的,不過送了湯鴨架子就不能給您了,或者您可以添點錢叫後廚幫您把鴨架子炸了蘸椒鹽,不要湯您可以把鴨架子帶走自己回家熬白菜。所以説國人在殺必死方面總是想得無比周到~

油撒烤雞慶生


説到烤鴨子,不禁想起今年還沒給遊愛妃(油撒烤雞)慶生,魔都的基友JQ都不忘買紅寶石腐敗一頓,干等著人家的瑞破難過死了好麼…這一年愛妃辛勤苦勞,花粉過敏激素增肥多是不易,縱然如此也錄了好碟一籮筐,本当にお疲れ様でした!意外的是,某高等遊民出的家鄉話碟裡附送了一段おまけ,亞巴裡烤雞同志的京都弁是軟肋啊軟肋!寡人拼上了這大出血的身子骨也要來一發,就算是連盂蘭盆一起過了~

Copyright © 卵繭布団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

管理人限定

プロフィール

HN:
嬰小鳥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天秤座
血液B
銀黑雑色髮
虹彩異色症趨勢
親水安産型
微M誘受体質
不潔の悲観論
Goth Look on the inside
命文学少女守
オタク魂
ACGMN尖兵
Tarot Lover

カレンダー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5/03 C]
[03/27 菜菜]
[06/03 菜菜]
[11/20 大海]

フリーエリア

万丈安楽椅

万本棚

ブログ内検索

カウンタ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