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卵繭布団

NESTLING BED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秘蜜 序【小說翻譯】



第一次嘗試翻譯濃小說,就咱這水平……
(不誇張講,序字數雖然沒多少,翻完了發現中文完全不會用了呵呵……

總結幾點心得,以便日後再接再厲。

1、日白有個最大的好處,遇到看不懂的地方完全可以憑藉腦內來補完。
2、信達雅是浮雲,有愛比天大。
3、本着遇到困難查字典但堅決不機翻的總則,翻完了發現還不如機翻的像人話。
4、除了擼衣以外不需要對任何人負責,因為除了擼衣以外沒有任何人跟俺講過會對俺負責。
5、每每想要放棄翻不下去的時候就會合上書頁深情地凝視表紙上的兩隻攻君,乃們是俺的動力,各種意義上的~
6、最後想說,今年還是打算考N1試試,反正花一樣的錢,受一樣的罪。



“不行……別這樣啊,在這種地方……啊……”
靜悄悄的聲音乘着寒風飄過。像是怕被人發現模模糊糊聽不清。
四周一片寂靜,人蹟罕見。就算是偶有路人,也都因躲避冬天的寒冷而加快腳步走過。
沒想到,樓和樓之間狹窄的黑暗處竟然有人!
那是個剛剛夠人能通過的狹小的縫隙。三個男人便潛藏在那個黑暗處。
不對,說是潛藏可能有點奇怪了。比起潛藏來,男人們的行為可是大膽了些呢。
先是一個大塊頭的男人背身站着擋住了街道。他的臉上始終浮現着微笑,面相溫和。臂彎中抱着第二個男人。
被抱着的這個男人,確切地說,姿勢像是攀在了背對馬路站着的男人身上。
比起把他夾在中間的男人們他更年輕些,臉上還殘留着毫無防備的開朗之氣。他死命地咬着嘴唇不讓聲音發出來。
為什麼呢——
“要插進去了喲,佳樹。”
站在更裡面的第三個男人輕喚着青年的名字,用下腹部向他的下肢強頂過去。
“啊呃……”
青年沒有憋住喘息聲。西服下面被羞恥地撩開,兩腿間被第三個男人的雄大插了進去。
他被同樣是男人的人抱了。
“不要……啊……”
腰輕易地被人擺弄着,怒張着的東西插到了最深處,青年發出了嘶啞的拒絕聲。
這簡直是一定的。場所在室外,而且又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被人看到的樓與樓之間的狹窄處。
同性之間的性場面可不是什麼能給人看的好物。
插入青年身體的第三個男人,戴着眼鏡看上去確實是個聰明人。但是單單鑽進可是不夠的,便伸手揪住了青年的花芯。
“別……”
為了不發出意想不到的聲音青年拼死地憋住。
架着青年的男人輕易地就把他的臉搬了上來。
“這種聲音會被人發現的喲。給你塞上吧。”
“啊……嗯,唔唔……”
相對於侵犯着下體的另一個男人,一邊溫柔低語着,塞住了青年的嘴巴。
伸進來的舌頭立即就纏上了。
濃厚的吻。
還有律動。
“嗯……嗯,哼……嗯……”
青年的鼻子泄漏出了羞恥的,就要哭出來的悲鳴。
突然有笑聲傳來!
“不會吧!真的呀?然後呢,怎麼樣了?”
“你聽我說啊。那個……”
歡快的女人聊天聲漸漸靠近,馬上又漸行漸遠。
青年的下肢抽搐地搖晃。
然後,又有行人經過的聲音,青年的身體羞恥得不成樣子。
這副身體被背後的男人胡亂地舒服地抽插着。
——別……請不要……再做了……
被吻塞住的嘴唇無法出聲,胸中卻無數邊重複着。
但是,男人們的淫亂行為並沒有終結。
嘴唇剛被放過,胸又被挑上了。掀開白襯衫就是青年那副慘兮兮的樣子。
這副樣子要是被人看到了,正在這樣想的一瞬間,就瞥見了不知從哪兒走過來的一隊上班族。他們並沒有看到青年的這副慘狀,和同事彼此聊着天就走過去了。
陡然間,其中一個人的眼神像是和青年交匯上了。
青年的身體一下子就僵住。
視線重合卻意外地,上班族貌似根本沒有注意到就走掉了。
可是,怕被發現了這件事對於青年來說卻是過分的刺激。
“啊……嗯——!”
背部一彈,顫巍巍的下肢痙攣着,青年那一直不聽話的下腹部噴出了蜜汁。
噗哧,背後的男人笑了。
淫靡的青年因為緊張而射了。那噴出了蜜汁的花莖,被男人的手像是要榨取花蜜那樣粘糊糊地捋着。
“別……呀……”
剛剛射過的性器接着又被逗弄,青年的聲音都哭濕了。
但是男人們根本沒有就此罷手放過他的打算。
“你是不是以為被那個男人看到了?真笨。”
從背後貫穿青年的男人,喉頭深處發出了笑聲。
正面架着青年的男人也哧哧地笑起來。
“什麼嘛,這樣就射了?真可愛。果真,被人看到了是弱點吶,佳樹。”
“不是……啊!”
乳頭和花芯,還有濕嗒嗒的後庭同時被逗弄着。兩個男人前後把玩,青年連回句“不是的”都沒辦法。
“——要射在裡面了哦,佳樹。”
一經宣告,被攪得亂七八糟的後穴便感受到了更強有力的壓迫。
男人在裡面射完後就將雄芯拔了出來,前後兩個人便換了位置。
這回換成了戴眼鏡的男人在前面擋着馬路,最裡面侵犯青年的是剛剛堵住他嘴巴的男人。
“輪到我了呢。——啊,英一先生剛剛撞擊過的,這裡面還熱乎乎地一顫一顫呢。好舒服~”
隨着一聲品嚐味道般的嘆息,男人侵犯了青年的後穴。
“嗯……嗯,呼!”
明明才射過不久的,青年的下體已經釋放出果實成熟的味道。
眼鏡男正握着那裡。
“淫蟲,這就站起來了?”
“乳頭也硬了呢。這樣被手指玩弄大小就剛剛好了。”
在背後侵犯着青年的男人一面叫着“好孩子好孩子”,一面把嘴唇壓在他的後頸上吮吸,同時指尖在立起的乳頭上來回轉圈按壓。
“……不要……饒……饒了我……有人……嗯……”
拼命壓制聲音的青年向兩個男人求饒。
而與那悲傷的哀願相對的,青年的身體熱得快要融化了。
而且每當有人在旁邊路過就會熱得更加厲害。
下流淫亂的身體。
想想算上一切都是在極其普通範疇內的自己,沒有想到的卻是性取向。
青年到現在為止都不能相信自己會做這樣的事。
一放鬆,背後的男人便開始穿凿青年的肉壁。這次眼鏡男用嘴唇將那快要溢出來的喘息聲塞住。
“嗯嗯……呼……”
怎麼會變成這樣?
為什麼會知道還有這樣的世界呢?
青年的眼角輕輕地落下了淚。
好想逃走。
但又逃不掉。
這個青年——高山佳樹的腦海裡浮現出一切開始的那一天。
要是那天,那個時候,沒有坐那趟電車的話,沒有坐的話——
那是在春天,一個晴朗美好的早上發生的事。
 
 
 
 
 
 
 
 
 
 
 
PR

Comment

無題

  • 菜菜
  • 2012-03-27 17:16
  • edit
要看后面?
还会翻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Copyright © 卵繭布団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

管理人限定

プロフィール

HN:
嬰小鳥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天秤座
血液B
銀黑雑色髮
虹彩異色症趨勢
親水安産型
微M誘受体質
不潔の悲観論
Goth Look on the inside
命文学少女守
オタク魂
ACGMN尖兵
Tarot Lover

カレンダー

04 2017/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5/03 C]
[03/27 菜菜]
[06/03 菜菜]
[11/20 大海]

フリーエリア

万丈安楽椅

万本棚

ブログ内検索

カウンタ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