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卵繭布団

NESTLING BED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浪之榻·泛皮兒

“麻辣誘惑”的素香鍋最好吃,不曉得為毛那道菜裡有股子MS臭臭的郫縣豆瓣醬味兒,吃起來不要太香哦,最後留下的都是長得像草莓一樣的燈籠椒~

LOUNGE是好物!
都説阿宅是躲進二次元世界不願出來的,寫個吐槽文什麼的都用8bit游戲音作BGM,要麼就兩耳一塞放些個阿尼妹OP、ED,声優口水歌,除了J-pop還是J-pop的。小鳥以為,阿宅都應該會對音樂比較挑剔,整日本本前翻滾不下床,順耳就變得比什麼都重要了。PUNK要聽眉毛國的,金屬亞巴裡藍藍路,貴族家宮廷室內樂,獨義子交響露西亞,法叔的酸頌、北諸的天籟,樣樣經典樣樣有人愛~但全球圓滾滾化趨勢不可擋,音樂風格多元混合還沒有違和感漸成王道。LOUNGE作為功能性較強的環境音樂優勢突出,創作自由,所以便出現了板胡、揚琴、口弦、老唱片、合成器、綿羊音一鍋燴的狀況……Nu-Jazz、Trip-pop、House這些亂七八糟的斯太爾小鳥最喜翻啦!由於種種原因使得小鳥至今還睡在沙發床上,只要是能讓腳趾頭跳起舞來,聽這樣的音樂相性不是剛剛好麼!

小鳥從來都無法停止對闇物質的愛,衣櫃中黑色哥特服飾增多,也想把那些哥特系的牌都收全了的説~如果Casanova系情色主題塔羅是以肉欲作為鑰匙打開洞見大門的話,那麼哥特系Vampire主題塔羅就是以對闇黑的探求與渴望作為詮釋潛意識的指引。黑暗象征無盡強大的力量和神秘未知的事物,極具吸引力,自古以來,人們對挖掘黑暗的欲望同追求實感欲望無異。小鳥自分也曾經被老雷講過是啥“毀滅性人格”的,泛皮兒的愛好者裡一定是有多S也有多M的,有人願做虐人的夜的活死人,有人願做怪物們的食物血僕,“初擁”(Embrace)一次性地滿足了所有官能的欲望,省事又干淨。了解泛皮兒及泛皮兒相關,是文化知識結構中的一塊磚,表説小鳥俺五迷三道,乃們去翻一翻猶太教法典以及希伯來早期的宗教學著作,所以説,愛倫坡都沒讀過,還當個毛的聖騎士!?

泛皮兒主題塔羅若干:

PR

寧做人渣,不做棄犬!

不頭疼腦熱好多年了,在家養病這種事真他大舅媽的不是人干的,明天説什麼都要去上班,本月飯補爭取拿全了吧~

家裡從來都實行著“不吃藥”的鐵則,兩親信奉疏經通絡祛風邪、活血化瘀解疼痛,提倡用自身免疫力抵抗病毒侵害,家中全套牛角刮痧工具取代小柴胡板藍根等常備藥治愈是浮雲,治不愈忍著!小鳥無奈只得自分跑去買力度伸沖水喝……得病實際上是在拉警報,預告肉身時刻都有壞掉的危險,生命力越頑強越容易受煎熬,無痛的意外死亡大概是最爽快的,有如不用排長隊就直接領到了美味的海鮮弁当。但事實總是最殘酷的,若當真那麼簡単小鳥也不用糾結力度伸是買檸檬口味的還是香橙口味的好了。

腳腳

娘親説了,身子弱就要注意保暖~

養病中被哥哥發了條國際相親大派對的短信小廣告,小鳥本來對希爾頓酒店、大洋馬什麼的也萌不起來,你又不是搖滾明星黑幫老大阿拉伯石油王子,我也不是Lucian Bee's的Mary Anna Sue,只拒絕不接受的人生是何等撒比西啊 管那許多不愉快,等小鳥病好了定要吃它鍋頂大頂大的白鱔田雞煲仔飯沖喜!

イライラ。イライラ…

扯淡

甘党都要有隨時去補牙的覚悟!

有人做攻光棍大半生,有人做受兒女一籮筐~

雪還沒化透,逛蕩逛蕩在公車上,一邊聽著Sound Horizon的NB專輯一邊看著移動頻道放送的畫風大膽的公益動畫短片,身躯和魂魄希望合體;身旁坐著濃妝相宜淡抹不宜的不知道是剛上班還是剛下班的工作女郎們,小鳥的公司旁邊那座頂大頂大的俱樂部就是她們任職的事務所。有時候小鳥就在想,若是每天都加班每天都坐公車下班,説不定能碰上熟臉什麼的,到時候也能和這些“乘友”們叨叨噴噴,和她們講講自己公司那些事兒。講講今天老板開會號召大家奔向目標“兩千萬”,講講小鳥已經不帶項目很多年,講講小鳥無需像那些帶項目的要做後媽把靠賣字為生的孩子們圈去八大處任意調教,講講小鳥只要和那些霓虹島漂來的買辦們聊聊天吃吃菜通通電話發發信,講講領導們古早前就承諾但遲遲未實施的辦公室裝修和温泉遊……小鳥卻絕對不會和她們講在魔都看到她們的同行要清晨六點早起到大馬路上拽騎自行車遛早的偶基桑們,那不是嘮嗑的良心所在~

西餅


不久前老大給她家旦那桑買了台新的高清DV,完後拷了個上G的文件給小鳥説是處女成片,小鳥打開一看原來是兩只肥娘口在窗下壞壞,還非要搞個搖動樹叢的空鏡後上前推出特寫,老大還十分自豪地説這只是粗剪,等配上SE和BGM後才是真正的完全版成片,小鳥擦擦汗心説“賤精!不H會死人啊!?”

有人做攻光棍大半生,有人做受兒女一籮筐~

雪還沒化透,逛蕩逛蕩在公車上,一邊聽著Sound Horizon的NB專輯一邊看著移動頻道放送的畫風大膽的公益動畫短片,身躯和魂魄希望合體;身旁坐著濃妝相宜淡抹不宜的不知道是剛上班還是剛下班的工作女郎們,小鳥的公司旁邊那座頂大頂大的俱樂部就是她們任職的事務所。有時候小鳥就在想,若是每天都加班每天都坐公車下班,説不定能碰上熟臉什麼的,到時候也能和這些“乘友”們叨叨噴噴,和她們講講自己公司那些事兒。講講今天老板開會號召大家奔向目標“兩千萬”,講講小鳥已經不帶項目很多年,講講小鳥無需像那些帶項目的要做後媽把靠賣字為生的孩子們圈去八大處任意調教,講講小鳥只要和那些霓虹島漂來的買辦們聊聊天吃吃菜通通電話發發信,講講領導們古早前就承諾但遲遲未實施的辦公室裝修和温泉遊……小鳥卻絕對不會和她們講在魔都看到她們的同行要清晨六點早起到大馬路上拽騎自行車遛早的偶基桑們,那不是嘮嗑的良心所在~

西餅


不久前老大給她家旦那桑買了台新的高清DV,完後拷了個上G的文件給小鳥説是處女成片,小鳥打開一看原來是兩只肥娘口在窗下壞壞,還非要搞個搖動樹叢的空鏡後上前推出特寫,老大還十分自豪地説這只是粗剪,等配上SE和BGM後才是真正的完全版成片,小鳥擦擦汗心説“賤精!不H會死人啊!?”

天地合,乃敢與君來一發!

早先看過碟報了,歎……各大社月月年年想盡辦法出新,終究逃不出原作改編及衍生、長作連載、冷熱CV配對等等的框框。想世間的創作者與策劃者一般難做,好故事最難找,題材歸納後再細分,人物屬性開不出鮮花來,受眾嘴刁挑食多,縱然是家家制作公司都有自己的腦団和大倉庫,最後還不是隔夜剩飯回鍋一熱端上桌

野島兄


抓這種東東或許原本就沒有“原創”一説的,小鳥也是對程式化了的故事有著復雜的情感,若能推陳出新固然好,可為了嘩眾取寵做的那些不是戲的“戲”也令小鳥十分看不下去。所以小鳥會以評價阿凡達的標准來評價新老作品,不是看花多少錢,而是看用多少心。騙錢的花招多了去,明知被騙也希望碰到漂亮的騙子精心策劃個乃人尋味的騙局。小鳥講世間本沒有空手套白狼這一回事,推人的若不是歷經千辛萬苦又怎能見到被壓的華麗麗滴M字開腳?!

バレちゃった!

又立春了啊このやろう!小鳥過冬還有三神器:大食、禁足、千尋小朋友的數羊春天什麼的最討厭了,大嫌いだ!

逮捕令


小鳥哪根筋不對了跑去和男人約會,臥了個槽的,莫非這世上的處男和已婚男都讓小鳥碰上了,自己的RP也玩傲驕嗎!垂頭喪氣地回到家,心裡想著還是百合好啊百合~別看小鳥是個表女王裏誘受,真正的奧其實是個純粋的泛性戀者。世人皆言“陰莖欽慕”,単単小鳥講不能忽略了那個被稱作“不應期”的東東。於是自暴自棄(大誤)地跑去和媽媽説,我想找個女孩子一起生活。媽媽沈吟半晌,認認真真地告訴小鳥,以前我們廠子就有兩個同事是這樣的,所以你説的也不是不可以。小鳥聽完反倒不知道是雷還是淚,是該慨歎百合的歷史悠久還是該為有這樣一個開明的老媽而去面壁……

最近聽了好多爛碟,眼兒媚啊、片兒警啊啥的,CV們不要失去先進性啊!

神鬼怕惡人,詛咒是個毛!

いやだよ!人家才不要把博客変成月經博呢,也不要寫成圍脖,要認認真真地打起精神來!小鳥以後毎天堅持聽碟,毎天堅持寫600+字,毎天堅持抽5-根煙,做個人見人愛的好孩子!啊哈,啊哈,啊哈哈哈哈~

攔馬路


話説,不玩“紅井”便永遠不能夠理解像攔馬路這樣的受中之王。當初玩NWN時愛用半精靈,那是人類的説法,精靈管他們叫半人類,小鳥從不否認ハーフ是一項比較GJ的萌屬性了。攔馬路一介半妖人鬼通吃,小鳥看來沒半分違和感,果然一受到底才是王道,忠犬什麼的亟待揚棄啊本当に~遊戲本體就是爬格子,按下“AUTO”鍵就像播時代劇一般,小鳥期待著的是攔馬路和那位九鬼大人的發展。鏡丞出場驚艷動人,語調冷靜沈穩,從頭到腳的禁欲,一身正氣大義凜然,小鳥立時就想“何が変…”,果真此人癡情到死纏爛打到底,尾行電波系,於無形中排除攔馬路身邊的異己,令人汗顏的獨占欲啊!最雷的還是那非主流的前X部分,太過正常的告白配上太過不正常的肢體動作,一邊温柔低喚對方的名字一邊硬上弓,不把人弄哭了不算完……小鳥想替那些伺候完少爺又做了炮灰的雷王弧白們喊冤:“人類真是太可怕了,我們還是洗洗睡吧…

沒有駄目的人間不是完整的人間!

嘘!這是天罰嗎?!

周末去倉儲超市辦貨,六塊五一支漢高超級502只為回家粘兩個毛毛球用,小鳥標准文科生按使用手冊一一操作,誰想只輕觸管口粘液便如XX噴出……結果毛球沒粘上,差點讓小鳥由鳥変蛙什麼垃圾的早X管膠啊混蛋!ま、説起獨自生活這件事,從小自理能力差就罷了,長這麼大了還對整理内務如此苦手是小鳥一直以來都不願意相信與承認的,雖不至於做什麼事都同手同腳,但器用乃天成的不服不行啊不可抗力的説~

為慶祝皮朵姐運行exe毫無鴨梨,最近都在惡補R,在這裡小鳥要表態一下下,如果可以的話毎個人我都願意認認真真地推倒。啃生肉不似撒西米蘸芥末生抽,霓虹語漢字兒再多也是番邦外來的,小鳥連蒙帶猜勉強到内傷。某長辮子的大bug怎麼推也不倒不算,張口閉口還都是文縐縐專有名詞+敬語,えらそうに,動輒派任務玩禁臠的,看人幸福就揶揄潑醋,看人玩砸就趁火打劫,連體緊身黒風衣都當潛水服穿……得得得,您変温您淡定您完勝您贏了個大的行了吧!──(難為了某人還為飛田叔批了那麼多年的馬甲)“小樣兒的,以為戴個眼鏡就是鬼畜王啦!?”

年終節日多,老雷送了套牌當禮物。該牌疑似尖兒貨還需要預定,等了一個月才到貨真是熬煞人,期間館長幾次打來電話表示抱歉,原來西班牙也大雪封山出趟貨老費勁了!説起來小鳥到底看中這套牌的納尼啊,80後美眉繪師專喜歡畫闇黒系哥特主題插畫倒是小鳥的菜,但説起對塔羅的見解卻微妙地令人挖鼻又挑眉…大牌偉特小牌馬賽的組合已算不得新鮮,某種意義上講這樣做有偷懶之嫌,偏偏小牌的編排又要假裝透特搞成統一設計,小鳥想問favoleMM你真的知道自己畫的是塔羅牌麼?

la emperatriz

la luna

flower

Copyright © 卵繭布団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

管理人限定

プロフィール

HN:
嬰小鳥
性別:
女性
自己紹介:
天秤座
血液B
銀黑雑色髮
虹彩異色症趨勢
親水安産型
微M誘受体質
不潔の悲観論
Goth Look on the inside
命文学少女守
オタク魂
ACGMN尖兵
Tarot Lover

カレンダー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コメント

[05/03 C]
[03/27 菜菜]
[06/03 菜菜]
[11/20 大海]

フリーエリア

万丈安楽椅

万本棚

ブログ内検索

カウンター